快開學了,抱著病軀,想把這篇心情筆記趕快寫完。



話說十一月中旬的某個晚上,我接到念MBA的Jean的電話,說寒假她要到舊金山去找實習

的機會。我不知道她從哪兒知道我要去Santa Clara,總之她問我要不要一塊兒出來玩。



我表明自己只有十天的時間會待在那邊。要出來玩,可以,但是最好不要超過五天。



孤男寡女出來玩總是怪怪,我問她還有沒有找其他人出來玩,她說沒有,但聽說念休閒管

理的Celine也會去加州,她請我去問一下。



我用MSN聯繫上了Celine,知道她的目的地是LA。其實我沒有很強大的意願要出來和Jean到

處跑,因為這次我去CA的主要原因還是純休息,好補充我這個學期所喪失的元氣。沒想到

Celine居然說她不想待在LA那麼久,也想去SF逛一逛。既然她這麼說了,我只好硬著頭皮

當「半個地主」(因為真正的地主應該是我姨丈一家人,我其實也只是作客),答應這趟

旅行。沒想到這卻是災難的開始。。。。



我早早就表明,這次到Santa Clara的唯一目的是純休息。因此只要我的時間配合,我一定

奉陪,但要去什麼地方玩,全看兩位小姐的意願。最多,我可以請我姨丈幫忙租便宜的旅

館,因為他是全美最大連鎖Hotel -- Marrioatt -- 的員工,有特惠的方法可以租到一天49USD

的高級套房。



後來因為期末考的緣故,三人除了見面吃個飯稍微聊一下旅遊時間外,就沒有再聯絡。

12/9結束期末考,緊接著一連串的工作壓力接踵而至,我每天的重心變成了工作,也沒

有閒暇時間來管這檔子事(基本上我根本就不想管)。可是距離要前往CA的日子越來越

近,Jean這個主辦人居然一點消息都沒有,我只好撥了通電話問她到底怎樣打算,她說

已經想好要去哪些地方,而Celine也答應她會在12/24前往Santa Clara。我看時間已經確定

,就打個電話給我姨丈,請他訂旅館。



12/23我原本要做UA的飛機,但因為某些因素延遲了一天才出發,而Celine是坐灰狗巴士從

LA到San Jose,12/23晚上就抵達。於是我請姨丈take care她一下,三人直到12/24晚上才在

San Jose機場會合。



起初是打算三個人住一起分房錢(兩個女生都說不介意有個男生睡沙發),但姨丈說他

還可以再用一些員工名義多訂一間免費的房間,這樣他們一家人也可以來住。於是就變

成Jean和Celine睡一間,我和姨丈一家人窩一間。



三人搬進旅館後,姨丈第一個劈頭問我的問題是:「那兩個女生哪一個會變成我的女朋

友?」大姨也很關心這個問題,本來還要介紹一個女孩給我認識咧!可惜我不願意為兩棵

樹放棄一整片森林,給了他們一個失望的答案:「No」!



但遠來是客(雖然我也是客),總是要熱情招呼人家,因此接下來的這幾天,我是做牛

做馬當小丑,儘量希望她們能覺得這趟旅行是很值得回憶的。可是天不從人願,由於我

姨丈介入這次的旅行太深,導致很多景點都推翻掉,12/25、12/26這兩天又租不到車,

必須請我姨丈送我們去想玩的地方,產生了許多不便。12/26日起,SF地區開始下雨,掃

了不少興致。



12/27租到車,卻因故買不到上惡魔島的船票。只坐了纜車到聯合廣場逛一逛。回停車場

時又發現頭燈沒關,車子電力消耗完。到處借jumper都借不到,只好等租車公司派救援

車來。此時雨勢加大,灣區入夜後氣溫更低。我跟Celine兩個人冒雨在街頭等救援車(因

為救援車說看不到我們的人,五分鐘後就會走人),情況相當悲慘。



12/28最後一天,我們又開著車前往舊金山,目的地是金門公園。裡面有三大博物館,是

這次的重點。倒楣的是,三大博物館通通休館,我們又再度冒著雨,在裡面逛一些有的

沒有的花園。此時我已覺得兩個女生之間好像有點不尋常的冷戰。Celine只在私底下告訴

我,她再也不會和Jean出來玩。不清楚兩個人在旅館裡面發生了什麼摩擦,總之氣氛有點

僵。



逛完金門公園,順道去著名的同性戀大本營「卡斯楚街」晃一晃,順便找個飯館休息吃

飯。其間Jean點了一杯酒來喝,造成後面一場不可收拾的衝突。由於開車的人是Celine,

我是負責認路和看地圖(好歹暑假也來了好幾次舊金山),Jean都在後座,所以應該沒

有什麼關係。Jean的那杯酒到底是啥,我不曉得,但小小一杯,她立刻滿臉通紅。我有

點擔心,還稍微測試了一下,發現她應該還是清醒的。殊不知,雖然那杯酒沒有弄醉她

,但已經深深影響到她的情緒。



回程的路上,她明顯感到情緒氣憤。車子剛開上101 Freeway,她馬上說很冷。Celine幫她

開了暖氣,她說不夠,調升了幾次,她仍舊嫌冷。後來她甚至做了一個超危險的動作:

整個人爬到前座來調整暖氣。我趕緊制止她,因為怕她的身體撞到排檔。調整到強熱,

Jean稍感滿意,但前座的Celine和我已經快要熱到中暑。我稍微開了一點窗透氣,但Jean

說這樣她更冷。我也不是白癡,知道她是在藉機整我。為了有個happy ending,我忍住了





原本的計畫是回到Santa Clara,先幫Jean找旅館,因為她打算待到1/8。放下她後,我和

Celine去看場電影,最後讓Celine坐晚上11:15分的灰狗巴士回到LA。我姨丈說等我們到了

Santa Clara後再跟他聯絡,沒想到準備下交流道時,我們發現道路中間躺了一個不明物體

(不是死人喔!),由於旁邊已經沒有路可以繞,只好去找下一個交流道下高速公路,

沒想到下一個交流道很遠,等到下了高速公路,再回頭已經找不到原來的路。此時天色

已經全黑,又沒有路燈。我們找不到上101的路牌,只好直直往北開。。。。



我記得Jean有申請很多份地圖,於是我請她把San Jose的地圖拿出來,可是她居然扔給我

一張「全加州」的地圖。問她其她的地圖放哪裡,她跟我說不知道!此時的Jean情緒也

越來越暴躁,一直脆脆念,其實都是在罵我們迷路可能會害她來不及去找便宜的旅館。

我趕緊打電話去跟我姨丈求救,突然間,兩個女生爆了一點小口角。基本上Celine

從頭到尾都是專心開車,我負責看路標,後面那個瘋婆娘就一直講一些很酸的話刺激我

們。後來她要Celine停車換她來開,Celine回她一句:「妳來開能找到路嗎?」



一旦兩個女人的戰爭爆發,通常傷害最大的會是距離最近的男人。但很明顯的是Jean挑

起來這場紛爭的。我希望她安靜一點,這樣我才可以找到路(此時我姨丈已經在家幫忙

看地圖),沒想到Jean突然回了我一句話。我已經忘記她說什麼了,總之讓我氣到。。。

想要賞她一拳讓她安靜下來。但我又忍住了,實在是因為不想這樣撕破臉。最終我們終

於找到一條大路Middlefield Rd.,順著這條路,跟我姨丈在一個加油站前會合。



後來我姨丈先幫Jean找到便宜的Motel讓她先住一晚,隔天還車後再送她坐火車去舊金山

,因為Jean說還想去那邊逛一逛。搞定好旅館後,送Celine去灰狗巴士的San Jose總站買

票。中間的路途,我已經不想理Jean那個瘋婆娘,還好我姨丈在,還可以跟她聊兩句。

到灰狗巴士站後,本來想把Celine放著,但看到那邊一堆橫眉豎眼的人,我姨丈居然順

勢當起媒人,要我跟Celine坐車回LA!!事後他跟我說,經過幾天的觀察,他發現Celine

這個小女子辦事能力很強,是那種一刀砍斷的人(就是處事堅決),而我偏偏是那種

「五刀砍不斷」的人(就是優柔寡斷),所以非常適合我。但在那個當下我只想到,

這樣一個來回,我的假期又泡湯了一天。充其量頂多在車站陪她上車。



送Celine上車,再送Jean回旅館,回到姨丈家後因為氣力放盡,整個身體都軟了。Celine

還打電話嚇我,說她旁邊坐了個黑人。我嚇了一跳,之後她才補充:是個女的。唉~

走後還不忘玩弄我一下,真是夠了><



事情就這樣結束了嗎?錯!衰運開始降臨到我姨丈頭上了,請期待「一男‧二女‧遊」

第二集。














-----
創作者介紹

ToTo 奇妙の冒險

cchi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