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之前因為太晚到北卡,來不及在系上找工作,所以只能付全額的學費,然後回家喝西北風。付錢以前覺得沒什麼,等開完支票後才發現大事不妙:一年工作的存款全部花光。

我開始緊張,趕緊跑去找系主任。系主任是個印度人,名字很長很難發音,他說叫他Suchi即可,發音有點像日文的「壽司」,所以大陸和台灣學生私底下也都叫他壽司。他是個好人,也知道我什麼工作也沒有,表示會願意幫我在系上安插一個位置。他這樣講,我也就相信了!可是一等就等了半個月,我知道沒什麼希望,因為根據可靠內部消息來源指出:RA缺額都被佔光了。

沒有RA會產生三個問題,首先,當然就是沒有錢,銀行裡面的紀錄只有支出,沒有收入,這是相當恐怖的一件事情!第二,不能辦理tuition remission(學費減免),若照這樣再繼續付全額學費,隔年可能就要考慮打包走人。最後,沒有研究室!北卡大生統系是沒有分配給學生研究室的,除非在系上有工作,才會分一張桌子和電腦。這對以往號稱「研究室守護神」的我來說,不啻是一大諷刺。

OK!還不是到懷憂喪志的地步!我這個人就是這樣,「山不轉路轉,路不轉我轉」。既然系上不要我了,那我就去投靠別人。於是便開始了「徘徊在工作布告欄」的日子。多方打聽門路,可是各系的情況都差不多。正當我在苦惱的時候,一封救命的Email送來了。其後詳情可看之前的「Michael 與 我」的文章。

總之,工作就這樣很幸運的找到了,我也跟準備要離職的一位韓國人交接完畢,準備十月一日就去上班。這樣既有了收入,也有了研究室,困境逐漸地解決了,唯獨tuition remission的事情還不確定。Dr. Michael Belyea跟我說,他能否幫我付學費需要看tuition remission在School of Nursing裡面的名額有沒有用完。如果沒有用完,我才有機會取得tuition remission。這種事情畢竟有風險存在,我也是採取相當保守的作法。至少現在有了一點收入,總比完全沒有收入要來的好。一邊做再一邊看看系上有沒有職缺,一旦發現了就馬上轉回系上去做。

就在星期三的中午,我因為要去找一位Post Doc學長,不小心在路上遇到了系主任壽司。本來只想打個招呼然後趕快閃人,沒想到他居然把我攔了下來,問我工作找到了沒。我表明自己已經放棄在系上等待工作機會,轉去護理系了。接著他問我一個星期做幾個小時,我說二十個小時。然後他說我下學期就可以有tuition remission。我也半信半疑,此時學長已經站在旁邊,所以我就跟壽司說再見,跟學長去吃飯。

離開壽司後,學長說我下學期可以比較安心了。我還聽不懂他的意思,後來學長才跟我說剛剛系主任應該不是隨便說說。但基於之前請他幫我安排工作而被「晃點」的經驗,再加上我一直以為現在我的工作是在護理系的編制下,只有護理系可以幫我付學費。就在半信半疑下,我決定折返回系上問個清楚。後來系主任跟我說,只要護理系沒有辦法幫我解決學費的問題,系上就會出來解決。總之應該不會再讓我繳交全額學費,要我專心地在護理系工作。

整個為了學費而掙扎的過程,大概就這樣告了一個段落。雖然這個學期的學費已經無法減免,但若從下個學期開始可以減免,對我的財政困難是一個相當大的幫助。事情越來越順利了,希望將來能夠更好!












創作者介紹

ToTo 奇妙の冒險

cchi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曾尚民
  • COMMENT:
    poor -可憐&窮- 小朋友

    好在解決了

    不過一星期20小時實在太...

    結論--美國居大不易啊
  • cchien
  • COMMENT:
    一開始是這麼覺得啦

    可是現在漸入佳境

    其實在美國的生活是相當愜意的

    你有空也可以來我這玩玩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