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轉載至三國大本營-月旦群英



文官出身

  翻開正史,有關呂布的記述,劈頭便道出呂布是文官出身。呂布是并州人,

漢分天下為十三州,井州是接壤外蒙古的地區。《三國志》及《後漢書》都說呂

布是以驍勇給并州,當時的并州刺史丁原以呂布為主簿,主簿,就是文官。



  杜佑的《通典》及馬端臨的《文獻通考》都說主簿是掌付事勾稽,省署鈔目

,監印,給紙筆,付事勾稽即查收稅務的工作,而其他相信不用解釋,這很明顯

是文職的工作。但官史對職官的記載,一般只錄其原本,官位與職務的具體情況

,往往因應時勢而有所變異。例如《後漢書》說將軍是掌征伐背叛,不常置,通

觀兩漢,衞青、霍光、王鳳、鄧騭、竇憲、何進等卻以大將軍身分主政,所以對

於史書止有關職官體制等不能盡信。



哪東漢三國時期主簿的具體職責是甚麼呢?東漢三國時期最出名的主簿,要算楊

脩。楊脩是曹植的死黨,在曹操征馬超時因「雞肋」事件而被殺,其他如荀彧、

劉曄、溫恢、王脩等都做過主簿,但這些名士通常身兼數職,如劉曄從征漢中時

是主簿,但旋又改為行軍長史,所以很難單從這些名人的事蹟,便歸納出東漢時

的主簿是負責甚麼。反而我們可從一些小人物身上,窺探一二。魚豢的《魏書》

記載,曹操有一次因為坐騎跳入農民的麥田中,便問主簿自己該當何罪,主簿對

以春秋之義,罰不加於尊,曹操乃割髮代罪,《三國演義》將此事編入征張繡之

戰中,並將主簿之對答改為郭嘉,非;又如《三國志.臧洪傳》記載,臧洪被袁

紹圍城,城中缺糧,主簿報告內廚只剩三斗米。綜合《通典》及《文獻通考》所

述,我們大概可以了解主簿是掌文書簿籍及印鑑,計錢糧等瑣碎事,而呂布任職

主簿時,甚得丁原信任,並「大見親待」(三國志語),想也做得不錯,那呂布應

該是粗通文墨,心思細密能主計事。



束髮金冠

  網絡上流傳一篇為呂布翻案的文章,其內容據說是來自台灣的《聯合報》。

該文同樣提出呂布是文官出身這點,同時認為呂布「束髮金冠」的形象,正是儒

將的象徵,反觀關羽、張飛二人,由於是平民出身,所以只能用布帽。這個說法

,應該是根據劉熙的《釋名》:「士冠,庶人巾。」但我看遍《三國志》,也找

不到「束髮金冠」這個詞語,《後漢書》及《資治通鑑》內也找不到形容呂布是

「束髮金冠」,如果史書上並沒有呂布束髮金冠的形象,哪束髮金冠何來?所謂

束髮金冠,其實是國劇中雉尾小生的造形。國劇中的小生,分雉尾及扇子兩種,

前者多扮演武將,後者多扮演文官,如《黃鶴樓》中的周瑜,《白門樓》中的呂

布,便是雉尾小生,三國演義取才國劇,羅貫中便為呂布塑造了束髮金冠的形象





  中國古服飾上有關冠幘的配襯,確是極之講究。單論漢朝,《後漢書.輿服

志》記有十九種冠,如進賢冠、鶡冠等,但沒有金冠。冠和幘是兩種東西,幘用

以裹頭,冠冠頭上,二者本來有階級之分,冠屬上層社會所用,幘反之,所以《

晉書.輿服志》說幘是古賤人不冠之服。按這個說法,說關羽、張飛以平民著幘

,似乎有其道理,但該文作者忽略了一件事,那就是王莽是光頭。



  西漢時期,上層社會確是冠冠而不著幘,但到了王莽新朝時,由於他是光頭

,所以冠幘並用,因此東漢以來,都是冠幘並用,便不存在冠冠一定是貴族,著

幘即賤民。另一說是董巴的《輿服志》及《晉書.輿服志》,說漢元帝額有壯髮

,所以以幘遮之。壯髮,就是頭髮很多的意思。沈從文的《中國古代服飾研究》

認為前者較可信,今從之。



同時,無論是冠冠或著幘,都不能說明配者是文人或武人。《後漢書》十九種冠

中,武冠、卻敵冠、樊噲冠等就是武人專用;至於以巾或幘約髮裹頭,東漢人士

以幅巾為雅,袁紹、崔鈞等將帥都皆著縑巾,孫堅則常著赤罽幘,如要從冠幘上

證明呂布是儒生,除非能證明他是冠以進賢冠,因為進賢冠是「文儒者之服也」

。史書上對於呂布的服飾記載甚少,暫未能循此證明呂布的身分,實在遺憾。



以上從官職及服飾兩項外在條件論述呂布的身分,以下則將從呂布的生平分析他

是否一名胸無半點墨的匹夫。



呂布的小聰明

  李催之亂時,呂布曾投奔河內的張揚。張楊最初也是以勇武給并州,曾與呂

布共事丁原,後來輾轉成為河內太守。《三國志》說張楊和呂布交情向來不錯,

所以呂布去投靠他並不出奇。當時李傕等人已殺掉王允,把持國政,得知呂布在

張楊處,便假借皇帝名義要張楊殺呂布。張楊為人仁和,重情義,表面應允李傕

等人,而實暗中保護呂布。但張楊手下多有想藉此立功的,呂布內心不安,便與

張楊說:「你殺了我所得的功勞未必多,不如將我生擒送給李傕,那功勞才大。

」這番話表面是向張楊說,而實際是要說給張楊部下聽,乃援兵之計,不久,呂

布便逃出河內,投奔袁紹。這裏,呂布第一次顯露了他的小聰明。



這其中有一段小插曲。呂布投奔袁紹後,袁紹便請他攻擊黑山賊張燕。黑山賊是

盤據太行山一帶的山賊,張燕當時聚眾十萬人,袁紹也束手無策。可是,呂布一

到後,便騎着赤兔馬,與他手下健將魏越、成廉,只帶着數十騎,每日就這樣攻

入張燕陣營三、四次,而每次皆斬首而出,十數日後,張燕便被打敗。呂布以數

百人的部眾,打敗十萬人的黑山賊,呂布驍勇善戰的光芒,到此刻才正式發亮。

  

呂布在袁紹處,不太約束手下,袁紹頗為忌憚。呂布當然也意識到袁紹對他的不

滿,便請辭要回到洛陽,袁紹立即假借皇帝名義封呂布做司隸校尉,並請數十人

來送呂布。司隸校尉,是駐守首都的軍官。袁紹這一切友善的舉動,都是用來掩

飾他的陰謀,這數十人,其實都是殺手。呂布當然知道袁紹的用意,晚上紮營後

,命人在營中彈古箏,然後自己乘機逃走。深夜,殺手殺入大營,而呂布早已走

遠。呂布命人在帳中彈古箏這幕,固然再次顯示出他的小聰明,但更令我好奇的

是,以彈古箏吸引對手,目的是令殺手以為呂布仍在,這是否意味着呂布懂得彈

古箏?



  殺手謀殺失敗後,袁紹再請人追殺呂布,但史書記載,新一批殺手「皆莫敢

逼」,即都不敢靠近呂布。呂布雖然驍勇,但會令到殺手們連接近都不敢,估計

先前那一幕,呂布其實並沒有真的逃走,而是將殺手通通格殺,才會給第二批殺

手帶大如此巨大的震懾力,也因此袁紹才要再雇用另一班殺手。



呂布的氣度與眼光

  《英雄記》記載,呂布奪得徐州後,部將郝萌謀反,但郝萌手下曹性不服,

反攻郝萌,呂布乘勢和大將高順一起撃敗亂軍。事後呂布問曹性,曹性說是袁術

慫恿郝萌謀反,更說軍師陳宮同謀。陳宮聽到臉立即紅起來,旁人都已察覺,但

呂布以陳宮是軍中大將,便不再追問,並令曹性接任郝萌之職。這令我想起劉向

《說苑》內的一個故事。春秋時期,有一回楚莊王與羣臣宴飲,日暮酒酣,燈燭

熄滅,有人喝醉了,扯楚莊王美人的衣裳,趁機吃豆腐,美人立即折斷他的冠纓

,請莊王點火查看。莊王反而令羣臣通通折斷冠纓,然後才點火,使扯衣者不致

受辱。二年後,楚晉交戰,有一將拚命奮勇殺敵,終於戰勝晉國,莊王好奇問他

是誰,原來就是當日絕纓的蔣雄。呂布此舉,不也有昔日楚莊王的胸襟氣度?



  後來,袁術命手下大將紀靈率兵三萬進攻當時在小沛的劉備,劉備向呂布求

救,呂布手下多認為正可借袁術之手滅劉備,呂布並不認同。他認為若袁術破劉

備,北連太行山的孫觀、臧霸等人,對自己的包圍網便形成。於是便帶步兵一千

,騎兵二百往救劉備。紀靈率兵三萬人,但當探馬回報呂布來救時,「皆斂兵不

敢復攻」,這是一個奇怪的現象。雖說呂布和袁術之間有準備結盟的姿態,但紀

靈帶有重兵,並已兵臨城下,大有據理力爭的籌碼,卻反而表現出畏縮的姿態。



接下來發展出更離奇的事,那就是歷史上有名的「轅門射戟」。呂布在帳中設宴

,請來劉備及紀靈,說自己不愛爭鬥,卻愛解鬥(!?),乃命人在轅門外插戟,說

若他一箭射中戟上小支,兩家便各自罷兵。結果當然是呂布大顯身手,紀靈也很

聽話地帶着三萬兵馬離開。



這是呂布人生上精彩的一頁。對陳宮一事表現出君主的氣度,然後力排眾議作出

審時度世的判斷,並再次展露小聰明,不費一兵一卒退三萬大軍,全程一氣呵成

,至此我們對呂布的刻板印象相信已有了很大的改變。



後記

呂布作為主簿,當然識字,只是文筆如何?史書記有數篇呂布的文書,現節錄兩

篇自《九州春秋》,《九州春秋》不納入官史,故以下兩篇只備作參考。



第一篇是呂布破袁術時,殺到淮水北岸,留書與袁術:「足下恃軍強盛,常言猛

將武士,欲相吞滅,每抑止之耳!布雖無勇,虎步淮南,一時之閒,足下鼠竄壽

春,無出頭者。猛將武士,為悉何在?足下喜為大言以誣天下,天下之人安可盡

誣?古者兵交,使在其閒,造策者非布先唱也。相去不遠,可復相聞。」呂布留

書後向着對岸的袁術大笑然後才還師。



第二篇是呂布與瑯邪相蕭建的文書,蕭建當時據有莒城獨立,呂布便送書:「天

下舉兵,本以誅董卓耳。布殺卓,來詣關東,欲求兵西迎大駕,光復洛京,諸將

自還相攻,莫肯念國。布,五原人也,去徐州五千餘里,乃在天西北角,今不來

共爭天東南之地。莒與下邳相去不遠,宜當共通。君如自遂以為郡郡作帝,縣縣

自王也!昔樂毅攻齊,呼吸下齊七十餘城, 唯莒、即墨二城不下,所以然者,中

有田單故也。布雖非樂毅,君亦非田單,可取布書與智者詳共議之。」蕭建得書

後便命主簿向呂布進貢。














-----
創作者介紹

ToTo 奇妙の冒險

cchi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