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409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話說之前因為太晚到北卡,來不及在系上找工作,所以只能付全額的學費,然後回家喝西北風。付錢以前覺得沒什麼,等開完支票後才發現大事不妙:一年工作的存款全部花光。

我開始緊張,趕緊跑去找系主任。系主任是個印度人,名字很長很難發音,他說叫他Suchi即可,發音有點像日文的「壽司」,所以大陸和台灣學生私底下也都叫他壽司。他是個好人,也知道我什麼工作也沒有,表示會願意幫我在系上安插一個位置。他這樣講,我也就相信了!可是一等就等了半個月,我知道沒什麼希望,因為根據可靠內部消息來源指出:RA缺額都被佔光了。

沒有RA會產生三個問題,首先,當然就是沒有錢,銀行裡面的紀錄只有支出,沒有收入,這是相當恐怖的一件事情!第二,不能辦理tuition remission(學費減免),若照這樣再繼續付全額學費,隔年可能就要考慮打包走人。最後,沒有研究室!北卡大生統系是沒有分配給學生研究室的,除非在系上有工作,才會分一張桌子和電腦。這對以往號稱「研究室守護神」的我來說,不啻是一大諷刺。

OK!還不是到懷憂喪志的地步!我這個人就是這樣,「山不轉路轉,路不轉我轉」。既然系上不要我了,那我就去投靠別人。於是便開始了「徘徊在工作布告欄」的日子。多方打聽門路,可是各系的情況都差不多。正當我在苦惱的時候,一封救命的Email送來了。其後詳情可看之前的「Michael 與 我」的文章。

總之,工作就這樣很幸運的找到了,我也跟準備要離職的一位韓國人交接完畢,準備十月一日就去上班。這樣既有了收入,也有了研究室,困境逐漸地解決了,唯獨tuition remission的事情還不確定。Dr. Michael Belyea跟我說,他能否幫我付學費需要看tuition remission在School of Nursing裡面的名額有沒有用完。如果沒有用完,我才有機會取得tuition remission。這種事情畢竟有風險存在,我也是採取相當保守的作法。至少現在有了一點收入,總比完全沒有收入要來的好。一邊做再一邊看看系上有沒有職缺,一旦發現了就馬上轉回系上去做。

就在星期三的中午,我因為要去找一位Post Doc學長,不小心在路上遇到了系主任壽司。本來只想打個招呼然後趕快閃人,沒想到他居然把我攔了下來,問我工作找到了沒。我表明自己已經放棄在系上等待工作機會,轉去護理系了。接著他問我一個星期做幾個小時,我說二十個小時。然後他說我下學期就可以有tuition remission。我也半信半疑,此時學長已經站在旁邊,所以我就跟壽司說再見,跟學長去吃飯。

離開壽司後,學長說我下學期可以比較安心了。我還聽不懂他的意思,後來學長才跟我說剛剛系主任應該不是隨便說說。但基於之前請他幫我安排工作而被「晃點」的經驗,再加上我一直以為現在我的工作是在護理系的編制下,只有護理系可以幫我付學費。就在半信半疑下,我決定折返回系上問個清楚。後來系主任跟我說,只要護理系沒有辦法幫我解決學費的問題,系上就會出來解決。總之應該不會再讓我繳交全額學費,要我專心地在護理系工作。

整個為了學費而掙扎的過程,大概就這樣告了一個段落。雖然這個學期的學費已經無法減免,但若從下個學期開始可以減免,對我的財政困難是一個相當大的幫助。事情越來越順利了,希望將來能夠更好!












cchi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Word打到一半,如果當機,又沒儲存.....
大家常常會遇到一種情形 
那就是當Word打到一半的時候
此時電腦當機了
如果很久沒有存檔 
那真是欲哭無淚 
所以在此偷偷告訴大家一個小秘方
當電腦當機時
Word中來不及存檔的檔案
他會暫時存放在C:WINDOWSApplication DataMicrosoftWord 
所以重開機時只要到上述的地方 
找個檔名為 → XXX.asd 之類的!! 
這就是你剛辛苦打的文件了,再把副檔名改為XXX.doc 
就可以找到剛剛辛苦打的文件了














-----

cchi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學期修了一門重科,叫做Statistical Inference,同學都簡稱其為260,因為該科在選課系統裡面的代碼是BIOS260。授課的老師是一個叫做鄭東林的大陸人,人非常好,極具有教學熱誠。

但是在此不是要討論這位老師,而是要講一下關於這堂課。以往所念的統計學和機率論,大都是在機率空間(Probability Space)下發展出相關的理論和公式。但是,有一個名為測度空間「Measure Space」的玩意兒,比機率空間更高一層次,也更抽象。我們所上的統計推論,就是將以往所學的理論全部重新在這個測度空間下重新上一次。但在這麼抽象的空間裡面有發展理論,即使是相當簡單,甚至已經變成common sense的定理(如雙期望值定理或一些含有交換律和結合律的定理),整個證明的過程都變成相當抽象且複雜。

後來我無意間在自己的書架上發現了一本Real Analysis的綠皮小書。這本書是當時我從台北大學離職時從一位更早離職的教授的書架上帶過來的。Real Analysis中文翻譯為「實變」。很久以前就聽說過念統計PhD會接觸到這玩意兒,雖然還有點半信半疑,結果把那本書翻開來一看,我的媽媽咪啊!真的就是統推課的內容!

即使是數學系出身的同學,大都也聽不懂上課的內容,但憑著一點大學修課的基礎還勉強撐的過去。但是這對於根本沒有實變基礎的人來說,這堂課逐漸變成夢魘,而當夢魘成真的那一刻,就是該寫作業的那一刻。

短短七題,讓學生寫兩個星期,可是直到due date前一天才完成。之前有和幾個同學組成一個study group來討論作業,但是沒有太大的進展。後來聽說那個叫做Arpita的印度女孩差不多把這份作業搞定,又不巧被我知道他家離我家很近,所以我就厚著臉皮說要去她家問問題。沒想到她一口答應,而且還重頭教起,真是令我相當感動。

實變這玩意兒,雖然跟「十遍」同音,但不代表念十遍的實變(好繞口)就能唸出什麼名堂。在這抽象的空間裡面,真的要靠十足的「幻想」,去模擬書上所描述的那種完全不存在於這個世界上的另一個世界,接著去創造各種集合,大玩交集和連集的遊戲。任何公式和演算技巧,在這邊完全無效!解題全憑「定義」,沒有從定義下手,根本無從寫起。

突然想起成大統研所劉應興老師在多年前(應該是2000年)跟我說的一個笑話。他說以前有位同學來清大統研考試,在口試那一關,某老師問他:「你唸過實變沒?」結果他會錯意:「沒,我只念三遍就來考試了。」

實變?不要說念十遍,一遍我就受不了了!!

後記:這科是資格考必考科,我看遲早是要念個十遍.........














-----

cchi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從2003年十一月到2004年九月,我一路從台灣到美國,連續遇到了五個Michael。這種巧合,連我也覺得奇怪。

首先是2003年十一月,我正打算辦理申請美國留學的事宜。本來University of Wisconsin - Madison是不在我的考慮名單裡面,但是無意見上了該校統計系的網站,看到了Michael Kosorok這個老師。

http://www.biostat.wisc.edu/~kosorok/kosorok.html

我並不認識這位老師,但我確認是他的學生,那就是目前在東華大學應數所任教的趙維雄老師。趙老師當年還在中研院當助理研究員時,清大統研曾經請他來當客座教授,專門上「流行病學方法論」這一門課。我對流行病學沒有太大的興趣,但卻對趙老師有不錯的觀感。當年(1999年)很多所上的老師都鼓勵我去找趙維雄當指導教授,後來我的確也去找了,此時所上的老師才擺了我一道,說他是客座教授,我應當要在系上再找個老師來當共同指導,偏偏又沒有老師肯幫我一把,這也間接造成我後來放棄趙維雄而轉去找張德新當指導教授的原因。清大畢業後,我打算申請中研院統計所的國防役,因此再度找上趙維雄,而他也很大方了直接收了我。他當時要我看一篇他在U. of Wisconsin - Madison念PhD時跟一位教授一起在JASA合力發表的一篇論文。那個人,就是他的指導教授--Michael Kosorok。可惜後來因為國防部一些很不合理的規定導致我必須回去當大頭兵。

當我知道Michael Kosorok還在U. of Wisconsin - Madison教書時,還並不那麼驚訝,但我發現他這幾年指導的博士班學生所做的題目居然跟我的碩士論文極為相近。因此,我馬上跟趙維雄老師聯絡,希望能夠透過他的關係,讓我跟Michael Kosorok搭上線。事實上,我的確跟Michael Kosorok聯繫上,而且他也給了我一份他尚未出版的專書,希望我能先看。原本認為這樣應該可以大大提升U. of Wisconsin - Madison錄取我的機會,而且可能連RA都能馬上有,可是最後還是收到了威大的拒絕信。我不好意思去問Michael Kosorok原因,因此我和他的聯繫就這樣沒了。

第二個遇到的Michael,就是住在加州的大姨丈。我初抵達美國時,受到他相當熱情的款待。但是他就是熱心過頭,後來讓我覺得有點受不了。但基本上他真的是一個好人,而且是相當精明的購物專家。我在北卡的租屋內有許多東西,都是他在加州用極低價買來再讓我帶來北卡。他也教了我很多在美國應該注意的事項和許多可能在台灣不會發生但在美國卻會發生的事情,讓我能在很短的時間內立刻熟悉美國的環境。雖然他說加州不是真正的美國,一切新的體驗,要我到北卡後再自己慢慢體會。但他的許多建議,都讓我有了心理準備。

第三個遇到的Michael,是北卡大生統系配給我的臨時指導教授(temporary advisor)-- Michael Symons。

http://www.sph.unc.edu/bios/facstaff/?fuseaction=profile_detail&subject=bios&profile_id=1240&class=FACULTY,STAFF&dropnull=1

所謂的臨時指導教授,其實只是向他詢問一些選課的事情,其他方面的接觸幾乎完全沒有。他也沒有給我任何RA的機會,也沒有他的課可以修。我只見過他兩次面,交談過兩次,然後就再也沒有跟他有任何接觸。但最近我收到系上發的一封公開信,原來Michael Symons的老爹最近蒙主寵召,去見上帝了,所以要舉行告別式。可惜我沒有時間去參加,只能請他節哀順變了。

第四個遇到的Michael,是在北卡參加一個台灣人舉辦的Bible study group時,認識的一個在triangle area某間電腦公司上班的人。但只知道他是個ABC,Stanford University畢業。基本上除了去參加那個Bible study時會遇到他外,其他時間沒有任何交集。不過基本上他還是個不錯的人。

第五個遇到的Michael,是一位在北卡大護理系任教的教授Michael Belyea。

http://nursing.unc.edu/son-bin/son/directories/search.php?x=161

會跟他搭上線,實在有很多的巧合。我來北卡大時,沒有任何獎學金,系上也沒有分配任何工作給我。所以一切的一切,都是「自費」。雖然我有心理準備,第一年可能都要吃自己,但是看到其他學生都有獎學金,也都有RA可以做,就覺得自己也應該找一份工作來貼補一下。但由於我太晚去系上探聽門路,也不知道該怎樣去尋找合適的工作,所以相當苦惱。雖然系主任再三跟我保證他會幫我安排,但事實上只是讓我白等而已。直到某一天,一位系上的年輕教授,發了一封信給所有的學生,這是一封護理系徵求RA的廣告,並且署名這是Michael Belyea旗下計畫的一個職缺。由於住隔壁的LinLin學姐在護理系念第三年的PhD,所以我馬上把那封信印下來給她看。結果她一看後說道:「這就是我的老闆啊!」

世上就是有那麼巧的事情,原來LinLin學姐的RA工作的老闆就正好是Michael Belyea。於是她馬上鼓勵我把履歷表用email寄給她老闆,因為這個工作內容實在跟我之前在台大職衛所當研究助理的性質很相似,而且她說她老闆人很好,是個可以一起工作的好伙伴。其實這都是其次,光看每小時16美金的薪水,就實在很誘人了。因此我馬上把CV寄給Michael,而LinLin姐也動用她和Michael的交情去幫我關說。一個星期後,我收到了這份工作的offer,終於宣告小弟我的銀行帳戶終於不再只有支出了!!

雖然說Michael在美國算是很多人都First name,但能夠連續遇到五個Michael,也算相當罕見了。下一個遇到的Michael會是誰,我不曉得。如果可以選擇,我希望是Michael Jordan!哈哈~因為北卡大就是他的母校啊!!














-----

cchi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http://www.stat.nthu.edu.tw/ChiWeb/News/pictures(930618)/index1.html/index.html

從學弟那邊得知我老闆的退休儀式照片有放在清大統研的網站上,我特地上去看了一下,內心有感而發。。。。

當年我在找老闆最困難的時候,他接納了我。我之前一直認為他是那種脾氣很不好的老師,尤其他有時候講話過於尖酸刻薄,其實這都是跟他不熟悉的學生對他的誤解。當年他苦於收不到生統組的學生,而我則是苦於找不到適合我的老闆。雖然是在毫無選擇的情況下彼此接受了對方,但張老師對我的影響到現在是一直沒有改變。

在碩士論文的撰寫過程,他一直告訴我說他不期望我做出什麼重大的成果,但他要我謹記整個過程。雖然他不太管我,因為那一年他剛好輪休。但我一直跟著他的進度,照著他的方法,一步一步地將論文弄出。每次meeting的時候,我們都可以針對主題做出明確的討論。雖然過程中會有「一點」爭吵的情況,但實際上這是相當過癮的一件事情。很多同學都會說我們meeting的時候很像在打仗,我也不否認這件事情:每一次meeting我都在打仗,而且我一定要打贏。

在張老師的協助下,我順利畢業。當時得知老師已經準備退休的打算,而我還在猶豫到底是要工作還是要留在所上念博士班。某次部隊休假,我回新竹找他聊,他給我一個相當肯定的答案:你一定得出國!

我不敢相信他會這樣對我說,因為我自認為自己沒有準備好,也完全沒有這個實力。可是他不斷肯定他自己的眼光,說我留在國內念博士班只是浪費時間。我開玩笑地問他:留在清大統研也是嗎?他給我很肯定的答案:YES!

其實我可以不理他,繼續留在所上念博士班。但是猜想在推薦信這檔子事情上一定過不了他那一關。老實說:依他的個性,他絕對不會幫我寫報考國內博士班所需要的推薦信。我也可以留在國內工作,但幾次回去找他聊,漸漸地,一顆想要再挑戰的心,被我老闆激起了!

我很相信我老闆,他更相信他自己。他認為我可以去國外闖一闖,就代表我還有這個能力一搏。我利用他的眼光來說服自己出國唸書,也在相當驚險的情況下申請到北卡大。一直告訴自己,不能讓他看走眼。如今我已經邁出深造的第一步,同一時間,張老師卻退出了這個舞台。看著張老師榮退的照片,他仍舊是那樣精神奕奕,心中相當高興,也有點不捨。是他推我一把,讓我有勇氣到美國來唸書。一直有個很小的願望,盼某一天我回清大統研演講,而張老師就坐在下面看我。可是隨著他的退休,已經不可能了。

回想起來,他應該是一直想要在退休之前,再把自己的一個學生送出國。他給我這個動力,讓我肯放下一切離開台灣。如果說出國深造是人生中的一個里程碑,那張老師就是那個進行破土儀式的人。自己逐漸從基底建立,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完工,但總是能等到一天,一切一切的榮耀和功勞,我將全部歸功於我的老闆:「永遠桀傲不馴的小新」張德新老師!














-----

cchi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